当前位置:首页 >> 详细信息

恩师难忘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08/2/29 阅读:1544

作者:李廷海

——写在一代宗师马汉清逝世十周年的日子

      2007年12月9日,是马汉清老师逝世十周年的忌日,随着这个日子的临近,一种梦绕魂牵的思念之情,时时萦绕在我们的心间。马汉清老师的为人、为事、为业、练功、育人,叫人没齿难忘、肃然起敬,师恩隽永,他给我们留下一座宝藏。

      马老师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此时此刻,我们比已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怀念他。在我们看来,马老师就是一座丰碑,立在我们大家的心中。

      他像一座山,依然高大,高山仰止、令后人奋力攀爬……

      我们今天怀念马老师,首先在于他对于武术事业的毕生追求,在于他对武术事业所付出的艰辛,以及所达到的高度和境界,今天看来,马老师就像一座山,依然高大,高山仰止,令后人奋力攀爬。

      马老师九岁即拜名师杨禹廷学习吴式太极拳械及推手,是杨禹廷老师最早的弟子之一。十三岁时,马老师想学查拳,杨禹廷老师即亲自领着马汉清拜马云龙老师学习查拳及器械。十九岁时,马老师即在北平市原第三民众教育馆(史家胡同)跟随与协助杨禹廷老师教授吴式太极拳和查拳。一九五九年,马老师有幸在杨禹廷的教学场地上结识了当时的建工部副部长、著名武术家陈云涛先生,亲眼目睹了陈云涛老师的太极梅花螳螂拳,且惊叹羡慕不已。经杨禹廷出面介绍,他跟随陈云涛学习太极梅花螳螂拳、螳螂散手及六合螳螂拳。后来,经陈云涛介绍,马老师又跟名师单香陵学习六合螳螂拳。

      纵观老师习武经历,体现了投身名师,永不满足,勤于探索,不断进取的精神,也正是杨禹廷、马云龙、陈云涛、单香陵等老一辈武术名家高瞻远瞩,鄙视门派狭隘,为马老师舖就了一条成才的道路。

      他象一棵树,依然碧绿,巨荫如盖,果实丰厚……

      我们今天怀念马老师,更在于他是一个武德高尚的人,他常说:习武先习德,学拳先做人;拳贵精,艺贵专,不言自己之长,不道他人之短;他在武术的实践、教学和传播方面投注了毕生的精力,在他身上体现了中华武术的博大和雄浑,名传后世,魅力四溢。马老师就像一棵树,巨荫如盖,果实丰厚。

      一九五八年,他取得北京市武术比赛太极拳第一名;同年参加全国武术比赛,获太极拳二等奖;是第一届全运会集训队队员;一九六三年参与组织北京市十八般兵器表演,同年参与组织京津两市的武术表演活动;一九八二年参加国家体委主办的制定散手比赛裁判规则;同年担任全国武术散打、太极拳推手裁判长。

      从十九岁开始,他就跟随与协助杨禹廷老师教授查拳和太极拳。一九五八年成立北京市强身武术研究社成立时,他担任社长,传授弹腿、查拳、太极拳等;从一九六一年开始,他陆续在北京体育师范学院、北京市什刹海体校、北京石油学院、北京718厂、北京618厂等单位任武术教练;一九八O年在北京东城区武术馆任擒拿格斗和螳螂拳教练及副教务长;一九八三年在大庆成立了崇德武术馆,传授太极梅花螳螂拳、六合螳螂拳和吴式太极拳;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在马汉清老师的积极组织倡导下,北京螳螂拳研究会正式创建成立,马汉清老师出任会长。研究会成立以来,多次组织本会参加北京市武术运动协会组织的各项传统武术比赛活动,成绩斐然。除在北京传授螳螂拳、器械外,还多次到东北地区、山西、安徽、河北、等地教学。

      马老师的学生众多,桃李满天下。在他的传人中,影响最大的有:马雷、王希顺、马卫苓、邵洪喜、李廷海、郭玉林等人。

      特别是在大庆,弟子邵洪喜、李廷海现已经担任大庆市武术协会副主席,郭玉林担任顾问,他们成为螳螂拳在大庆的主要传播者。

      除国内各省市外,还有美国、日本、俄罗斯、加拿大、韩国、法国、澳大利亚、港台等诸多国家和地区的武术爱好者。

      他象一本书,年久愈香,价值无限,回味无穷……

      我们今天怀念马汉清老师,不仅在于他的功夫,也不仅在于他的品德,更在于他对于螳螂拳实践的不断探索和创新,更在于他对于螳螂拳理论的总结和升华。应该说,马老师是一个对于中华武术有着突出贡献的实践者和理论家。老师就像一本书,年久愈香,价值无限,回味无穷。

      1996年,有台湾武术名师刘云樵的弟子来访,马老师欣然与之攀谈,分別自述師承,老师考问其手法,认定为螳螂同门。后该人多次赴北京拜訪马老师,彼此交换《六合螳螂拳手法秘籍》,对马老师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他说,馬老師的螳螂拳師承於陳雲濤和單香陵。陳、單兩人都是黃縣人,和我师傅刘云樵都是丁子成的入門弟子。馬老師和先師刘云樵所練的六合螳螂拳雖然相差了一代,時間上也間隔了三、四十年,但是兩人的風格極為相近,都是少數能夠保存黃縣六合螳螂拳原貌的人。尤其是马老师的手法非常嚴密、快速、熟练,实用价值极高,雖然晚年他一目失明,搭手仍然可以準確的感知到對方的反應,与之试手,顿感功力非凡。

      台湾人的这段评价应该是十分中肯的。

      其实,马老师在掌握六合螳螂拳套路以后,又和陳云涛、單香陵兩位老師專門練了七年的手法。文革期间,陈云涛赋闲在家,馬老師隨傳隨到,在四合院里,兩人关起门来,冒着烈日,光着膀子,挥汗如雨,精心研究习练螳螂手法;而單香陵老師每月由黃縣到北京一次,三個人見面就是專練手法應用。年深日久,厚积薄发,马老师又经过大半生的历练,才逐渐形成了马派螳螂拳的独特风格。

      马老师是一个德艺双馨、文武双全、人才难得的武术家。在他一生的习武教学实践中,他时时注重关于螳螂拳理论的总结和创新。这一点给弟子们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老师不仅在教学中,把螳螂拳的理论讲述得深入浅出,而且每每在教学之余,挑灯夜战,弟子们亲眼看见他利用教拳之余,不间断地整理、总结、丰富、创新了许多关于六合螳螂拳和太极梅花螳螂拳大量的文献资料,撰写了许多有见地、有深度的文章,这些都是马老师毕生的心血而凝聚的宝贵财富。从早期与陈云涛先生合作的《略论螳螂拳的源流与特点》到一九八八年《十八般兵器图解》一书的撰写与出版,老师的关于螳螂拳理论研究就没有中断过,诸如《六合螳螂拳技击八法要诀》、《六合螳螂拳技击手法八则》、《六合螳螂拳技击手法精粹》、《六合螳螂拳叶底藏花的套路与技法》、《梅花螳螂拳实用散手》、《梅花螳螂拳打八手》、《螳螂拳劲法》等文章,这些文章无一不凝结着马老师几十年心血的结晶,也可以说,这是马老师对陈云涛、单香陵两位大师的回报和继承,更是对螳螂拳理论的升华、创新和传承,马老师的许多散见于国内以及香港等地的武术杂志上的论文和文章大约有几十万字之多。

      我们今天怀念马老师,很多时候是通过这些文章来重新认识这位对螳螂拳这个稀有拳种作出贡献的老一辈武术家的。老师的功绩,首先在于他是北京螳螂拳的研究会的创始人,奠定了马派螳螂拳在北京乃至武术界的基础和地位,并培养了象马雷这样一批学有建树、继往开来的精英。老师的另一大功绩,他用平生的精力投入对螳螂散手实用性的研究和应用,创编了六合螳螂拳的新套路《双花》,利用螳螂拳的手法和技法同马雷一起创编了警用格斗术,并使这些国粹发扬光大,服务社会。

      九七年马老师辞世后,北京武术协会副主席。现任北京市武术协会副主席兼教练委员会主任的马雷被推认为北京螳螂拳研究会会长,连任会长至今。在他的主持下,北京螳螂拳研究会日新月异,不断进步,开拓进取,继往开来,影响不断扩大。近年来,研究会总结、整理、撰写了拳理、拳法、拳谱、要诀等丰富的理论教材,完善和充实了螳螂拳的理论体系,并在技战术方面显著提高,开创了独具风格特点的马派螳螂拳。十年来,研究会组队参加了北京市及部分国内外的传统武术比赛,取得了各类多项优异成绩;会长马雷先后应邀或外派赴安哥拉、柬埔寨、尼泊尔、菲律宾、文莱、美国、匈牙利、西班牙、德国进行培训和讲学活动;二OO四年三月,由马雷等五人组成教学组,应邀赴北京体育大学武术学院举办教师螳螂拳培训班,使螳螂拳首次被列入北体大武术专业本科生的教学内容。目前螳螂拳研究会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阿赛拜疆分别设有分会,真正使马派螳螂拳跨出国门,走向世界,前途一片光明。

      在文章即将结束的时候,赋诗一首,以志情怀:

梅花相伴无秋冬,

马派螳螂动京城,

今生不忘恩师语,

敢当好汉到长城。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网站首页 | 协会组织 | 协会新闻 | 协会图片 | 协会文章 | 名家风采 | 健身气功 | 拳友书画 | 太极天地 | 金牌榜 | 套路视频 | 辅导站录
大庆市太极拳协会 http://www.dqtjq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大庆市太极拳协会  信箱:jing62028@sina.com
电子验证  黑ICP备06008215号